您的位置 : 古怪猴子下载 > 小說庫 > 言情 > 小女很甜,冷傲將軍追妻記

更新時間:2019-05-27 12:47:48

小女很甜,冷傲將軍追妻記 已完結

古怪猴子规律:小女很甜,冷傲將軍追妻記

古怪猴子下载 www.bzrai.icu 來源:青墨云作者:雪融艷一點分類:言情主角:盛錦然方天戟

小說主人公是盛錦然方天戟的小說叫做《小女很甜,冷傲將軍追妻記》,是作者雪融艷一點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第一世的識人不清,錦然從家中叛逃,拋棄了身份、地位、家人只為與最愛的人相守。卻落得族人被殺,姐妹反目,而自己也被殘害于破廟之中的下場。 上天卻給了她重生的機會,這一世,她定然要將賤人踩于腳下、挫骨揚灰! 但是那邊那個將軍,哎哎哎,說你呢,不許再親我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哼,你早這樣不就得了,我們還能省點功夫?!甭尷糾浜咭簧?,他伸手示意侍衛將栗盈身上的繩子解開。

而在繩子解開之后,一直安靜的栗盈卻突然暴起,撞向了一旁的朱柱,“咚——”的一聲,栗盈頭上鮮血直流,她踉踉蹌蹌的走到盛錦然身邊:“小姐……小姐,栗盈下輩子還愿意服侍您……”

說完,栗盈便倒在了地上,盛錦然不可置信地去輕輕地推了推栗盈,栗盈已經沒有呼吸了。錦然已經崩潰了,她猛的咳出了一口鮮血,噴在了破廟的佛像之上。那佛,寶相森嚴,但眉眼卻有著淡淡的慈悲。

“佛祖,若是您真的顯靈,就讓我手刃這兩個**!”錦然在心里模糊的祈禱著,絕望的眨著眼睛。模糊間,她竟感覺自己看到了方天戟一把推開了要上前的羅暇,抱住了自己。

方天戟是錦然的未婚夫,是錦然……畢生都在辜負的人。錦然滿口鮮血,她想張口告訴方天戟,自己下輩子,一定一定不會再辜負他了,可是卻怎么都開不了口,漸漸地,她的意識越來越模糊……

“然姐兒怎么還不醒?大夫交代再有上半刻便能醒了,怎的我的然姐兒還不睜眼?”模糊間,錦然似乎聽到了自己母親的聲音。但她卻不敢相信,可能這是個夢吧。她的母親,自自己與表哥私奔之后便再病倒,不久就去世了。之后縱是她再悔,也與母親黃泉人間兩茫茫,再不復相見了……

只是這夢里的場景卻非常真實,她聽見母親輕輕地低泣和父親小聲的安慰,終于睜開了眼:“母…..母親……”錦然小聲的喚著,她想抬手摸摸母親哭泣的臉,卻怎么都抬不起來手臂。

張氏看出了錦然的意圖,她輕輕地握住女兒的手,美目含淚:“我的好兒,你可睜開眼了,你可將為娘嚇死了!”她將錦然抱在懷里好一陣哭泣,轉又恨恨的說:“然姐兒今日落水,少不得二房那盛錦蘭的事情,為娘定饒不了那丫頭!”

床邊錦然的父親盛寧見錦然醒來也總算是放下了懸著的一顆心。他張了張嘴想訓斥錦然的不小心,卻怎么都張不開口,終究是頹然的上前為錦然掖了掖被角:“然兒,往后,萬事小心?!?/p>

錦然看著闊別十年的最終臨死都不得相見的父親,也是心中酸澀,吶吶不成語。

“夫人,湯藥熬好了!快讓小姐喝了吧!”一旁,栗盈小心翼翼得端著一碗還冒著熱氣的湯藥,蓮步走上前去。她輕輕地用湯匙攪動湯藥。裊裊的水汽模糊了她的面容。

錦然看著眼前這一幕,不知何時,她的眼中也暈了淚,栗盈還活著,父母還活著…….她甚至害怕眼前這溫馨的一幕,害怕這一幕是自己的幻想。錦然在被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身上傳來的痛感不是假的,她……重生了。

錦然幾乎是目不轉睛的看著小心翼翼得吹著湯藥的栗盈,栗盈的死還歷歷在目。

自己應該是重生到了十四歲的夏天,那時她剛過完十四歲的生辰,錦然的祖母偏愛錦然,她送給錦然的生辰禮物是一條極美的金珠珠鏈,鏈上有一渾然圓潤的金色的珍珠,上有翡翠絲絡繞于珠體,纖巧優美,恍若一體。引來了前些日子過完生辰的二房長女盛錦蘭的嫉妒,今日與自己哄搶,將自己推入了蓮池之中。

上一世的盛錦然單純而又善良,在自己二伯母的哭泣之下,主動去求了祖母,免了盛錦蘭的處罰,錦然還記得祖母恨鐵不成鋼的點著自己的額頭,但還是在自己的哀求下免了盛錦蘭的罪責。

想著祖母,錦然的眼睛一酸,上一世,祖母死于那場大火之中,而自己,卻沒有任何辦法。

而這一世,她必然讓這位好堂姐,惡有惡報!呵,這也算全了她陷害自己的情吧。錦然輕輕地喝著合歡蓮子蜜,這是錦然的母親盛氏特地為錦然親手炮制,滋味甜美,錦然已經十年沒有嘗過了。而盛寧回了書房,他今日陪了錦然一天,公務堆積在了一起,不得不回去先處理事情。

“錦然呀!你快去救救你不爭氣的堂姐吧!”正當錦然細細品味合歡蓮子蜜時,門外傳來一陣婦人的哭喊聲。一時間連著對方的丫鬟也跟著哭喊著寫什么“錦蘭小姐”什么的。和著那婦人哭聲顯得格外嘈雜混亂。

“咣——”的一聲,錦然不悅得將湯匙扔在空碗里,她拿起帕子輕輕按了按沾濕的嘴角,淡淡得說:“栗盈,出去把我這位好伯母請進來?!?/p>

沒錯,門外的正是將錦然推下池塘的盛錦蘭之母——王氏。

栗盈俏生生的應了,打了簾子出去“請”這位在小姐院里又哭又嚎的王氏去了。

張氏第一次見自己性子和軟的女兒如此生氣,她伸手摸了摸錦然的頭,似乎想說什么,但最終沒有開口。錦然知道自己母親在想什么,她苦笑開口道:“母親,我知道您想說什么,若是我還是往常的性子,那您的女兒死上這一回豈不是白死了?”

“呸呸呸!”張氏趕忙罵到,她用手指了指錦然的額頭,嗔怪道:“小孩子家家,說什么死不死的?!閉攀纖底叛劭粢彩?,她拿帕子擦了擦眼角:“娘的然姐兒也要長大了。總算.......”

錦然這是第一次感受到娘親對自己的擔心,以往她只知琴棋書畫,不知世事,哪里明白娘親的苦?沒想到暗地里自己的娘親卻這樣為自己擔心。

屋內二人還在黯然神傷,栗盈卻已然辦好了差事,她在門外將那王氏冷嘲熱諷了一番,將人帶了進來。

猜你喜歡

  1. 冤家小說
  2. 異世小說
  3. 青春小說
  4. 暖婚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