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古怪猴子下载 > 小說庫 > 仙俠 > 恭喜狐王,終于有崽了

更新時間:2019-05-25 15:08:11

恭喜狐王,終于有崽了 連載中

古怪猴子爆分网址:恭喜狐王,終于有崽了

古怪猴子下载 www.bzrai.icu 來源:青墨云作者:公子離分類:仙俠主角:祝繁?;?/span>

小說主人公是祝繁?;〉男∷到兇觥豆埠?,終于有崽了》,是作者公子離最新寫的一本仙俠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呵,讓我做祭品?找死!”祝繁擦干手上血跡,冷笑;一抔黃土一個深坑,前世的她便這樣被那些人給活埋了!重活一世,祝繁發誓:她要讓所有人償命!繼妹偽善?死!后娘算計?死!三八羞辱?還是死!村民:“你還是人嗎!”祝繁輕笑:“誰說我是人了?”她是鬼,只會要人命!當然,除了前世那跟她沒有血緣關系的“叔叔”。什么?說她與人茍且?不錯,大實話!祝繁:“三叔,我想…”男人嘴角一抽,將其壓下,委屈道:“繁兒,隔壁老狼都生好幾窩了…”祝繁心疼,安慰:“三叔不哭,總有一天你能行的?!蹦腥蘇骸八滴也恍辛?!”祝繁安撫:“是是,你最行了?!蹦腥搜閃?,捂臉痛哭:“嗚,本來就是……”...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話說完,?;約合勸炎旄孀×?,一副說漏嘴的模樣,而她的話讓整個屋里都陷入了一片詭異的沉寂之中。

祝諫的怒意在聽完祝繁方才的那番話后明顯在慢慢熄滅,不想卻被?;囊瘓浠案匭碌閎劑?。

“你……”

“你、說、什、么?!”

祝諫的神情冷成了冰,沒等祝繁把話說出來便開了口,幾乎是一字一頓地咬牙切齒地從口中吐出了四個字。

曹春花一臉驚訝,那雙本就大的眼睛就差把眼珠子給瞪出來了,她看看怒火中燒的祝諫,又看看無語的祝繁,當即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繁兒,你……你妹妹說的可都是真的?你今日當真跟韶風私會?”

都說看戲的不閑事兒大,有些人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而曹春花就是典型的這種人。

聽聽,私會?這個詞是能隨便說出口的嗎?

如果真想平息這件事,明白人是不可能把這個詞再說一遍的,這分明就是火上澆油,怕事兒鬧得不夠大啊。

“孽障!你……你竟然……”祝諫氣得渾身都在發抖,指著祝繁好一會兒說不出話來。

祝繁一把甩開?;氖?,甚是可笑地看著祝諫,說:“怎么?爹你不會就這么信了這小丫頭片子的話了吧?”

好,很好,不管前世今生,她果然都是跟?;歡愿兜?。

祝諫氣得臉都紅了,瞪大了眼怒道:“不若你還想說什么?!華兒自幼乖巧懂事,難道還會騙我不成?!祝繁啊祝繁,我只當你生性頑劣,沒想到你……你竟然連這種敗壞門風不知廉恥的事都做得出來,我……我祝諫怎么會有你這樣的女兒!”

話落,他重重甩袖,一臉的恨鐵不成鋼,揚起的手抬起又落,痛心疾首。

祝繁在心中冷然一笑,往一臉不自然的?;成峽戳絲?,繼而說道:“是,你是巴不得沒有我這個女兒,反正不管我說什么做什么都不如你?;飧鑾著?,索性我也不說了,但是爹,你一定要記住一件事,那就是你這親女兒喜歡祝韶風,其他的我不多說,爹是聰明人,應該不需要我把話說得多明白?!?/p>

說完,祝繁面無表情地朝要反駁她的?;成峽戳絲?,然后又對曹春花冷嗤一聲,繼而轉身就出了門。

“你!”祝諫眼瞧著自家二女兒的身影出門轉彎消失在視野中,想罵出口的話最終變成了一掌打在茶幾上的聲音。

?;磣癰乓徽?,小臉上盡是膽怯,“爹,我……我沒有,二姐說的不是真的,你別生我的氣……”

話還沒說完,?;桶選壩錮嵯攘鰲鋇哪Q齙檬?,一雙跟曹春花很是相似的眸子淚盈盈的,嬌嬌弱弱的樣子頓時讓祝諫心中對祝繁的火氣更大了。

但他也知道這事不能遷怒到他這三女兒身上,于是壓了火氣抬手輕輕摸了摸?;耐范?,說:“華兒不哭,爹心里有數,時辰不早了,回屋休息去吧?!?/p>

?;叛孕鬧幸幌?,卻是沒表現在臉上,也沒走,而是躊躇了片刻后拉住祝諫的衣袖,聲音小小地說道:“爹,二姐的脾氣就那樣,你別跟她置氣了好不好?”

她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祝諫的火氣就憋不住了,當即沉了臉。

“看看,都這樣了華兒卻還在幫著她說話,那孽障竟還想把這事安到華兒身上,簡直混賬!”

曹春花母女倆將他的反應看在眼底,相視一眼,眼中暗含的意思只有兩人才明白。

“好了相公,”曹春花上前一步挽住了祝諫的胳膊,溫聲勸說道:“連華兒都知她二姐的脾氣,你這當爹的難道還不清楚?算了算了別氣了,這事兒沒準兒是華兒看錯了,你可別因此氣壞了身子?!?/p>

說完,她看向?;沽艘桓鲅凵?。

?;嵋夂罅閫?,“嗯!定然是我晃眼看錯了,爹爹別生氣了?!?/p>

祝諫心里本就已經對祝繁的行為產生懷疑了,原本就想問個清楚的,誰知?;從滯蝗徽餉匆凰?,頓時讓他心里更加篤定了。

“哼!看錯了?我看你就是想為她說話!你老實跟我說,你今天到底看到了什么?”

他倒要看看,那孽障究竟有多混賬!

聞言,?;鬧幸幌?,便是想到了她爹這性子,所以她才故意那樣說的。

抬眼看了看曹春花,?;室庥淘?,張嘴說道:“爹,還是不要了吧,我怕回頭二姐知道了會……”

“她敢!”祝諫坐回位置上,厲聲道:“有本事做出那等不要臉的事來還怕別人說?說!”

祝諫就是這種性子,別看他看上去溫和斯文,實則卻是個性子倔的,越不想讓他知道的是他便越要弄個明白,而?;艽夯ň褪橇系剿嵴庋?,所以才演了這么一出。

假裝瑟縮地看了一眼曹春花,得到她的點頭后?;獠磐掏掏巒驢誚慮樘磧圖喲椎馗Z傷盜艘槐?。

最后又慌張地說:“爹……爹你先別氣,興許……興許真的是我看錯了也說不定,二姐她……她應該不是那種人才對,她……”

“夠了!”祝諫此時已然怒不可遏,張嘴便打斷了?;幕?,一掌拍在茶幾上,“孽障!孽障!孽障??!”

他如何也想不到那混賬東西現在已經變成了這等模樣,與人私會不說,甚至還做出那等的親密舉動,簡直就是要把他這張臉給丟??!

連著三個“孽障”聽得?;艽夯ㄐ睦銼鹛嵊卸嗟靡飭?,母女倆視線一對,都帶著不言而喻的笑意。

“荷香!荷香!”祝諫在氣頭上,張口便將在廚房燒水的荷香給叫了進來,“你去!去把二姑娘給我喊過來!”

他今天若不好好教訓教訓那混賬,將來還了得!

荷香不明所以,但因著她跟祝繁的關系好,所以在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后轉身就朝祝繁的屋子跑了去。

這會兒祝繁剛回到屋里不久,剛好準備著出門去,一開門就看見荷香神色慌張地抬手要敲門。

“姑娘,你這是做什么?”荷香眨了眨眼,不明所以地看著她。

祝繁垂眸往自己身上看了看,“如你所見,準備出門?!?/p>

“出門?!”荷香目瞪口呆,看了看外頭漆黑一片,扭頭道:“都這個時辰了,你出門干什么?先生剛讓我來叫你過去,你們不會是又吵架了吧?”

二姑娘脾性大,她大概也能猜到父女倆是發生口角了,但應該不至于這大晚上的離家出走吧?

祝繁無所謂地聳聳肩,說:“我不去,勞煩荷香姐告訴他,我去外祖母那了?!?/p>

用腳趾頭想都知道一定是?;艽夯ㄓ衷謁嵌尤淼牡媲疤磧圖喲椎夭恢浪盜誦┦裁炊?,左右都是對她不利的,她去了也改變不了什么,還不如留著體力睡覺呢。

“怎么這會兒想起去老太太那了?”荷香無奈地皺眉,“晚上不安全,要去也明日白天再去吧,你這一走,先生會氣瘋的?!?/p>

荷香來祝繁家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自然知道這父女倆向來是幾句話不對就對著干。

尤其是近半年,也不知她家二姑娘是怎么了,好似對家里的人比從前冷淡了不少,尤其是對三姑娘,雖說談不上有多疼寵,卻也不像現在這樣愛答不理的。

“隨他怎么瘋,”祝繁不在乎,出了屋子關上門就往院子外頭走,邊走邊說:“荷香姐我走了,這幾天都不用做我的飯,我在外祖母那兒住?!?/p>

話說完,人也跟著院門關上的聲音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中。

荷香要阻止的話都沒來得及說出來就只能眼睜睜瞧著自家二姑娘出了門,心下頓時一股無奈感升了上來,搖了搖頭后轉身往堂屋去。

荷香沒有說祝繁是在她去了之后才走的,而是說她去的時候屋里就沒人了,只留了字條說去老太太家。

不然讓祝諫知道祝繁明明都曉得他在喊她了卻還一意孤行地選擇在這個時辰出門,只怕是火氣會更大。

而出門后的祝繁已經落了個清凈,自然不曉得祝諫在得知她不在屋子里時大發雷霆。

當然,她就是不想曉得才選擇這個時間點出門的。

她沒覺著委屈,也沒覺著有那個必要非要跟祝諫吵得個臉紅脖子粗的,畢竟她現在還有必要住在那個家里,而且她也已經想好怎么讓?;歉魴∪撕蠡諏?。

從家里出來,祝繁并未徑直往老太太家去,而是順著熟悉的路趁著漆黑的夜色繞過神廟山繞到了后山的山腳。

到了山腳,祝繁才從懷里拿出火折子貓著腰從石縫中拿出自己事先藏著的油燈和燈罩子。

前世她自上了山便未曾下來過,因為怕人發現。

所以這回醒來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熟悉從自己家到她曾經藏身之處的這條路。

一開始她也害怕會在這期間遇上野獸,為此還特意隨身帶著家伙,然半年過去,她連一條蛇都沒碰上過,更別說野獸了。

但祝繁并未因此就放松警惕,所以直到現在她每回上山都會帶上工具,晚上則把藏在石峰里的大砍刀給帶上,為的就是以防萬一。

猜你喜歡

  1. 總裁小說
  2. 娛樂圈小說
  3. 未來小說
  4. 虐戀情深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